南平特产企业名录

首頁 > 原創文學

團結村二三事

編稿時間:2018-08-27     來源:今日遜克     作者: 劉鐵軍
 
       我是齊齊哈爾市實驗中學1967屆高中畢業生,1968年11月下鄉到遜克縣邊疆鄉團結村插隊落戶,在團結村當了兩年零五個月的農民。時間的列車已經駛過了50年,回想起在團結村兩年多的知青生活,真是感慨萬千,心情久久不能平靜。其中有幾件事讓我終生難忘,它時刻提醒我,是農村這片廣闊的天地,讓年青的我得到了極大的鍛煉。
當上了食堂管理員
       我們十多名齊市知青和二名下鄉鍛煉的老師到團結村后,剛開始是吃派飯,二、三個人到老鄉家吃飯,后來大隊成立了青年食堂,給我們做飯的師傅叫牟敦永。牟師傅提出:讓我做飯沒問題,但我不管賬,得從知青中選一名食堂管理員,但知青們都不愿意做這份工作。這時有人說鐵君在家做過飯,就讓他管食堂吧!大隊領導同意了,于是我當上了團結村知青食堂第一任管理員。我的具體工作是除了管賬外,還負責挑水、劈柴、幫助牟師傅抬籠屜。由于頭半年知青的伙食費都是縣知青辦撥給生產隊的,生產隊負責給食堂面粉、蔬菜,知青食堂和生產隊結算。時間過得很快,一個多月后就面臨元旦和春節了,我想買點肉改善伙食。我的想法和生產隊牟乃忠隊長提出來后,牟隊長說:“買肉不用買,生產隊的養豬場有一頭晚劁的老母豬,和正常的克郎一樣,賣給青年食堂吧。”這頭豬足有260-270斤。牟隊長說:“給青年食堂,就算200斤吧。”我趕緊問:“多少錢一斤呀?”牟隊長說:“就按3角錢一斤,你就給生產隊70元吧!”我一聽,非常高興。可是高興之余,我又提出這活豬青年食堂也沒人宰呀。牟隊長笑著說:“不用犯愁,我派2個社員幫你宰豬。”第二天一大早,社員趙連城和王義軍帶著工具殺豬來了。兩人干活非常快,中午肉已經下鍋了,滿屋飄著豬肉的香味。我問牟師傅,這兩個社員怎么辦?牟師傅告訴我,按團結村的規矩,每人給割一條子肉,再就是買點酒,留他們在食堂吃飯。我趕快找了一個大玻璃瓶子,到老曹頭的小賣部裝了4斤白酒。可牟師傅不喝酒,我找下鄉的老師陪酒,可二個老師都說不會喝酒。沒辦法,我找到了一塊下鄉的齊市知青李民,李民很爽快地答應了。大鍋燉肉端上來之后,我們四個人每人倒了一大碗白酒,簡單客氣了一陣之后,我提議干杯。于是我和李民把一碗酒都喝下去了。可是當我喝完再一看,兩個老鄉只喝了一口,我就問:“干杯呀,怎么只喝一口。”社員趙連城說:“小伙子,酒不能這樣喝,容易醉。”于是我和李民也按著他說的那樣,一小口一小口地喝,結果我們四個人把4斤白酒全喝了,真是初生牛犢不怕虎啊!
當上了小賣店店長
       那是1969年的8月份,我剛從阿廷河建三線回到團結村,隊長牟乃忠跟我說,讓我挑頭做小賣店的店長。當時工農村有供銷社。團結、前進、工農、繁榮四個村都有股份。工農供銷社解體后,各村分到了一些柜臺、稱之類的物品,各村自己辦供銷社。在這之前,齊市青年于頌華干了一天,到街里辦了一趟貨,回來就不干了。因此,牟隊長找到了我,并給我安排了一名團結村的青年盛有福當副手。走馬上任后,先到奇克辦貨,小賣店就坐落在西馬號內。當時辦的貨有服裝、煙酒、食鹽、豆油,部分小農具、鏈刀、鋤頭之類,五花八門。我倆白天賣貨,晚上就睡在小賣店里。最難忘的一件事就是賣豆油,豆油是大鐵桶裝的,但沒有油抽子,當時正趕上馬號里的人挺多,我找了幾個人幫忙倒豆油。大家七手八腳把三百多斤大油桶抬到了長條凳子上,下面放一個大盆接油,大油桶的上面有兩個蓋,一個大的,一個小的。社員讓我先把大蓋擰開,可是油放的慢不說,還一股子一股子地往外竄。這時有人提議,再把上面的小蓋打開,油就流的順溜了。可是當我把小蓋擰開后,大蓋子口往外流的油突然竄了出去,灑了一地,我趕忙又把小蓋子蓋上,可是談何容易,油從小蓋子口往外噴了我一身。衣服油了還能洗,可油灑了不好辦。我沒敢松手,硬是把小蓋子擰上了,打開一點縫,這時油放的也快一盆了,可以賣了。雖然經歷了挫折,但吃一塹長一智,以后再辦什么事,都要事先想好,不可魯莽。
制作土手榴彈
       69年秋天,當時戰備很緊張,縣里辦學習班,組織各生產隊的人學習制造手榴彈的技術。生產隊派我去縣里學習。學習了兩天,我帶著縣里統一發的生產工具回到了村里。制造手榴彈的工具俗稱四人背,即四個人就能背起來。四人背包括一個化鐵爐、一個彈殼模具、一個木制銑床。當我把縣里的意圖跟生產隊領導匯報過后,生產隊又派了一名社員和我一起制造手榴彈。此人名叫田玉華,人長得十分魁梧,1.80米的大個。據說他在齊齊哈爾軍工企業和平廠當過工人,有生產經驗。我倆先收集馬口鐵制作彈殼,村里的廢舊鐵鍋就是馬口鐵,我倆挨戶詢問誰家有廢鐵鍋,收集上來之后,用化鐵爐化成鐵水,澆到彈殼模具里,待冷卻后倒出來就成型了。一開始沒有經驗,倒出來的彈殼殘缺不全,查找原因是鐵水溫度不夠,加之灌的速度太慢,所以造成彈殼殘缺,幾經波折,彈殼終于造出來了。接著又用干的楊木桿做手榴彈木柄。在木匠師傅的幫助下,先把楊木桿鏇成和彈殼口一般粗的木棒,然后用木鉆把中間掏空,后面配上鐵蓋。其他的雷管、拉火藥、拉火索都是從縣里統一購買。但拉火環沒有,回想到老鄉家串門,發現掛窗簾布上面有一排小鐵環,一打聽,說縣里有賣的。第二天,我騎自行車到縣城買回了小鐵環。最后是制作炸藥。炸藥是用生產隊的硝酸銨化肥,用大鐵鍋炒,炒干之后配上一定比例的鋸沫子混合而成。萬事俱備,關鍵的一步是裝彈。
       田師傅告訴我這一關最危險,在齊市和平廠的時候,裝彈車間里每名工人工作前都有一口深井,發現苗頭不對,可以迅速把彈扔到井里,這樣人就安全了。可是我們沒有這個條件呀,怎么辦?最后想出一個土辦法,在窗臺上裝。人站在屋里,窗戶臺是工作臺,如果發現危險,可以把彈直接扔到窗外,人在屋里一蹲可以基本保證安全。說干就干,我們倆人在窗臺上小心翼翼地往彈殼里裝炸藥,放雷管,連接手榴彈木柄,最后把拉火藥、拉火索裝好。一個上午我倆裝了10多枚手榴彈。手榴彈是造出來了,但是否成功,還需要進一步驗證。可是要用手直接把手榴彈扔出去,心里還是有些忐忑不安。田師傅提議為安全起見,決定用繩子拉。我們從生產隊保管員處借來了測量土地的百米繩,帶上手榴彈直奔西山而去。在一片小樹林里,我們先把手榴彈綁在樹上,把百米繩綁在拉火環上。我們小心翼翼地一邊放繩索,一邊后退。退出有30多米遠,我們找好掩體,田師傅吩咐我躲好,他猛地一拽繩索,只聽轟地一聲悶響,手榴彈爆炸了。我倆趕緊跑過去一看,綁在樹上的手榴彈彈殼不見了,彈片有的飛濺到其他樹上,有的飛地不知去處。完全成功了,喜悅之情油然而生。
       以上是我在農村工作的真實寫照,塵封了50年的記憶,今天仍覺新鮮。在農村工作的幾年,如果沒有文化大革命,也許重點高中畢業的我,有可能在大學里學習。但農村這片沃土不但養育了我,更重要的是歷練了我,讓我增長了才干,也讓我終生受益。我深深地感謝這片沃土,感謝勤勞淳樸的鄉親。這是我永遠的美好回憶。
南平特产企业名录 老虎机电子游艺平台 快狐线上体验记录 玩彩票有没有什么规律技巧 北京pk赛车精准计划 极速北京pk赛车开结果 时时彩组六稳赚软件 稳赚200网赚 网赌龙虎技巧 6合中特是啥 福彩快三本金不够倍投技巧